新闻

难忘的科学城天标“天6楼”:请历史记住这栋楼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真钱21点官网 日期:2019-07-16 点击:


 
难忘的科学城地标“地6楼”:请历史记住这栋楼  
 

编者按

6月22日,北京市公示了第一批429处历史建筑,位于中关村科源社区的3栋“特楼”在列。它们曾是钱学森、钱三强、郭永怀等39位两院院士生活过的地方,是中国现代科学大师们的精神高地。

而在北京德胜门外,今天的奥运村附近,还有一栋办公楼曾荟集过40多位院士,产生了一批奠基性的科学成果。为了让它代表的爱国情怀和科学精神传承下去,中科院院士叶大年等专家呼吁将它永久地保存下来。

■本报记者 冯丽妃

今天的北京北三环高楼林立,德胜门外北土城西路车流如水。路南,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(以下简称地质地球所)大门正对面,有一栋6层高的办公楼被周围的高楼环抱着。这栋被称为“地6楼”的建筑见证了60年来这片土地上的风云变迁。

一甲子之前,德胜门外还是一片平坦的田野,连马路也没有。远远望去,只有两栋高楼孤零零地耸立在农田之间,其中一栋就是“地6楼”。“在我们的记忆里,它的名字是‘华严里1’号楼,曾经的德胜门外第一高楼,而今也是中国科学院当年‘科学城’的仅存遗迹。”中科院院士、地质地球所研究员叶大年说。

60年来,从这栋不起眼的楼里走出了40多位院士(包括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谢先德),涌现了一批奠基性的科技成果。其中,刘东生先生是国家最高科技奖的获得者。为此,叶大年与同事易善锋、周新华等建议,让“地6楼”作为科学城的遗址永久地保留下来,让它成为中科院科研文化及历史传承的一个载体彪炳于史。

唯一科学城“遗迹”

1958年,在全国“大跃进”的形势下,一个宏大的、以莫斯科大学为蓝本的“科学城”规划出炉。其城址大体在今天德胜门—京藏高速东面,以大屯(洼里)为东北角、祁家豁子为西南角,构成一个面积约5平方公里的近似四方形的地块。

但随后一年,科学城随着那段历史运动快速下马,德胜门外一片平坦的田野上仅留下两栋楼——祁家豁子的专家招待所(后来统一命名为“华严里1”号,2014年被改编为“地6”号)和东北角的“917”大楼。

当时中科院一些研究所急需发展空间,于是专家招待所成了中科院地质研究所、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新址;“917”大楼则迁入了中科院地理研究所、中科院遗传研究所和综合科学考察委员会三个单位。“那时候,到了晚上九、十点,从德胜门远远望去,两栋楼时常一片灯火通明,很多人仍在加班加点搞研究,成为一道标志性的夜景。”叶大年回忆。

因为它承载了太多过往岁月的记忆,至今每次回所里,原中科院地质研究所副所长、已经85岁高龄的易善锋总会像拜访“老朋友”一样,到楼里转一转,到老同事周新华的办公室里坐一坐。“我还记得1960年原地质所从搬家到这里,我们一起抬办公桌的情景,仿佛就是在昨天。”易善锋感慨。

60年弹指一挥间。昔日科学城的地盘上,道路和楼宇几经翻建,农田水塘消失了踪影,为了迎接奥运会,“917”大楼也随之而去。

“我们为这片遗址上发生的事情而激动!”易善锋说,“但与此同时,这里发生的变化如此之大,海内外游子回归此地时,皆曰‘沧海变桑田,找不到北了!’”

那么,科学城到底有没有留下一点点标记呢?这是留在中科院北郊片区各研究所众多老同志心中共同的问题。“‘地6楼’就是答案!我们认为,它应该作为历史遗迹保存下来。”叶大年说。

历史辉煌的见证

60年来,“地6楼”里走出了一大批科技精英,他们为我国国民经济建设、国防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以及优秀人才的培养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60年来,几代科学家在这里交替接力,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——他们建立了核地球化学学科的理论框架,承担了我国重要国防任务地下核试验的选场、地质效应及地下水核污染防治;开创了关键矿物材料的研发,推动了我国重要资源基地的开发和重大工程建设;开拓了中国同位素地质年代学和同位素地球化学事业,同位素测年已经成为地质学和很多学科的基本研究手段;创立了黄土学,带领中国第四纪研究和古全球变化研究领域跻身于世界领先行列;不断创新勘查技术,为国家矿产勘探与石油勘查储备了必要的手段和方法;他们探索出青藏高原的形成机制、绘制出中国第一幅1:400万大地构造纲要图、制造出人工生长的压电石英晶体……开拓性的成果不胜枚举。

“‘地6楼’见证了中国地质科学的发展史,无疑应该作为历史文物保存下来。”叶大年说。

守住缺失的精神